首頁 > 理論

理論

“國強必霸”不是中國的選擇

來源:紅旗文稿    發布時間:2019-06-17 08:34:29

  隨著中國逐步發展起來,一種以“國強必霸”為代表的論調在國際上不斷泛起。這種論調認為,當一個國家強大之后,其各種訴求也必然隨之增多,并通過對外行使霸權來獲取超額利益。這個邏輯可以解釋一些西方大國的行徑,但發展起來的中國是否會走這些西方國家“國強必霸”的老路?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再次宣告:我們“旗幟鮮明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中國發展不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中國無論發展到什么程度都永遠不稱霸”。

  一、中國不走西方國家“國強必霸”的老路

  中國絕不走西方國家“國強必霸”的老路,可以從中國特殊的社會文化、歷史經歷及現實中的各種主客觀因素中去尋找答案。

  從文化因素上看,中華文明具有獨特的延續性、包容性、開放性,中國自古以來就秉持“以和為貴”“與人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念。中華民族一直以來就在堅持對外交往通商,而不是侵略擴張。2000多年前,中國人就開通了絲綢之路,推動東西方文明平等交流,互利合作;600多年前,鄭和率領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船隊7次遠航太平洋和印度洋,足跡遠達非洲,但未傷一國民眾、未占一寸土地,卻與沿途各國進行了友好交往并互贈禮物,留下了許多和諧共處的佳話。

  從歷史上看,中國曾深受殖民主義和霸權主義的傷害。從1840年英國對華發動鴉片戰爭開始,中國被迫與西方國家簽署了多個不平等條約,割讓了大量土地,對外賠款動輒以億兩白銀計算,還被迫割讓了超過15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二戰中日本侵略者鐵蹄的蹂躪使中國遭受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人員犧牲;新中國成立后又被西方國家制裁封鎖了20多年。這種歷史經歷在中國人的心里留下了無法磨滅的深刻印記,使得中國人民歷來同情受剝削受壓迫的國際民眾,從新中國成立初期自己的生活比較困苦時期到發展起來以后,一直盡力支持援助其他貧困落后地區,在國際社會推動建立更加公平的秩序。天安門城樓上“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的標語,就反映出中國政府和民眾堅定反霸的心聲。

  從現實來看,當前的國際政治文化已經發生深刻變化,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憑借實力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像19世紀、20世紀那樣依靠實力肆意侵占他國領土、攫取資源、敲詐賠款的事件已經無法重演。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世界財富分配與科技進步逐步變得扁平化,大量中等收入國家涌現,其參與國際治理的熱情也逐步高漲,這一現實使得強國行使霸權的空間受到壓縮。隨著國際經貿體系的延伸,越來越多的國家進入到國際體系中,每個國家都逐步成為一張網狀結構上的不同節點,與其他國家產生的利益交織也愈發廣泛。中國經過幾十年的快速發展,綜合國力得到巨大提升,但是了解中國的人都很清楚,中國的發展并不平衡,發展與環境保護的矛盾還十分突出。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切實轉變經濟增長方式、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盡快化解國內各層面積存的社會矛盾,是當前的要務。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倡導和平發展、互利共贏的理念,堅持貫徹正確義利觀,推動構建新型大國關系,堅持親誠惠容周邊外交理念,在國際市場上大力維護自由貿易體制,爭取建立更廣泛的朋友圈。中國同絕大多數陸上鄰國和平解決了邊界問題,本著平等互利、友好協商的態度與海上鄰國共同應對海上劃界問題;中國積極倡導與其他大國建立以“不沖突不對抗、平等互利、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大國關系,已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派遣維和軍事人員最多的國家,也是聯合國維和行動第二大出資國。中國從不干涉其他國家內政,更沒有奪取其他國家一寸土地。中國還是拉動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中發揮了壓艙石的作用,并始終歡迎其他國家搭上中國發展的便車。可以說,咄咄逼人從來不是中國的傳統,國強必霸從來不是我們的選擇。中國必將走向強大,當然要堅定維權,但不會謀求霸權。中國崇尚獨立自主,但不會獨斷專行。中國不管發展到什么程度,都會根據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作出公正的判斷,都將堅持在國際法框架下依法行事。

  二、稱霸與否和國力并無必然聯系

  一些西方政治學者認為,一旦某些國家走在前面并脫穎而出后,就會產生利用其政治、軍事或經濟實力,向相對落后地區施加影響并從中牟利,或者與其他強國爭奪主導權的沖動,這一鏈條的延伸自然而然,概莫能外。

  從西方歷史經驗來看,英國、法國等老牌資本主義國家都曾通過殖民掠奪積累原始資本,走的都是“國強必霸”的路子。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法國等先后依靠其實力增長和財富積累踏上了爭奪霸權的道路;隨后英國用武力占領并統治了地球表面約1/5的土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依靠史無前例、絕塵于世的工業實力、金融實力和軍事實力,將自己的觸角伸到了全球各個角落,組建同盟、滲透入侵、顛覆異己、封鎖遏制、干涉內政、扶植傀儡,不斷以各類違背國際公約和道義規范的單邊主義行動來干涉他國內政,擴張自己的勢力。在少數西方國家尤其是奉行霸權主義的國家眼里,這一切的發生是自然而然的,因此他們也會想當然的認為,其他國家強大之后,必然也會像其一樣選擇爭霸。所以,他們千方百計試圖阻止其他國家的發展對其帶來的沖擊,甚至連正常的公平競爭都難以接受。他們不斷利用自己掌握的國際話語權,制造各種以己度人、似是而非的論調,對這些快速發展的國家發起輿論攻勢,大肆渲染、描繪甚至想象其可能帶來的各種挑戰及可怕后果,其根本目的是試圖激發起國際社會對這些國家的警覺和擔心,從而與之一道共同對這些國家施加壓力,進而維護自己的霸主地位。

  但是,從理論上說,稱霸與否和國力并無必然聯系,而是取決于很多諸如文化傳統、社會形態、政府追求、民間思潮、國際格局之類的個性化因素。相對而言,如果一個國家崇尚武力,熱衷于通過對外征討占領土地;或激化的國內沖突難以通過內部改革而化解,轉而訴諸對外動武來轉移矛盾;或某屆政府“攘外”信念堅定、執著于對外擴張;或國內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失去制約從而轉化為對外干涉的動力;或國際體系松散缺乏約束力;或某些國家的鄰國羸弱動蕩從而刺激這些國家出手取利等等,這些因素容易成為某些國家選擇對外稱霸的促進力量。相反,如果一個國家很強大,確實具備了稱霸的硬件條件,但如上述的軟件條件不具備,這個國家也不一定會稱霸。當然,國家實力始終是稱霸最基本的制約因素。

  從一些國家的歷史看,稱霸與否和國力的強弱同樣沒有相關性。例如,在中國歷史上,明代以前,中國長時間都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中國歷代王朝幾乎都未表現出對追求霸權的興趣。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當時國力水平只及美國1/10的日本,卻選擇去攻擊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陣營,占領了半個中國后,又偷襲珍珠港,進占東南亞,摧毀了英國的太平洋艦隊和法國的殖民地,一時間還幾乎控制了整個西太平洋,氣焰極其囂張,但最終難免覆滅的命運。

  人類社會的發展始終是復雜的、曲折的、多變的,并不存在一個統一的發展道路模式,一個國家的選擇并不一定會為其他國家所沿襲,這已經為諸多事例所證實。只有堅持學習歷史經驗、積極汲取歷史教訓,才能不再重犯歷史錯誤,也才能變得更為理性包容。身為霸權主義的主要受害者,中國深知稱霸將是一條死路,將會堅定不移地走和平發展的道路,努力維護公平正義的國際環境,誠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中華民族的血液中沒有侵略他人、稱霸世界的基因,中國人民不接受“國強必霸”的邏輯,愿意同世界各國人民和睦相處、和諧發展,共謀和平、共護和平、共享和平。中國“國強必霸”論可以休矣。(作者:劉衛東 范夢 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中共北京市委黨校哲學教研部) 

疯狂之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