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處分條例

處分條例

新條例紅線 | 借職權之便讓妻子“不勞而獲”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8-11-21 09:33:39

   “我覺得讓我妻子宋文麗去鎮里的企業掛個信息員的名兒挺好,不用上班,還能給上社保、發工資。雖然我知道這是違規的,但是貪念已控制了我,損壞了組織的形象,造成了很壞的社會影響……”近日,北京新興畜牧產品公司(下稱新興畜牧公司)原經理秦來祥在接受北京市海淀區紀委監委談話時后悔地說道。

  2008年3月至2017年9月,秦來祥利用職權、人情關系讓其妻宋文麗輾轉四家鎮集體企業“吃空餉”,直至去年海淀區紀委接到舉報并展開核實調查之后才“東窗事發”。

  經調查,這四家企業分別為新興畜牧公司、北京金海源物業公司(下稱金海源公司)、北京昊永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昊永公司)、北京青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青遠公司),均是北京市海淀區某鎮農工商總公司下屬的集體所有制企業。一樁“吃空餉”案件,牽出四名集體企業領導違紀行為,暴露出以權謀私、送“順水人情”等基層不正之風。

  一把手視企業為“自家”

  秦來祥于2007年9月至2010年1月任新興畜牧公司經理。2008年初,秦來祥想安排其妻宋文麗在新興畜牧公司上社保,于是直接讓該公司政工科負責社保工作的王某(已退休)辦理相關事宜,事情很快落實,2008年3月,新興畜牧公司開始為并未到公司上班的宋文麗發放工資并繳納社會保險。

  “這事兒是我個人決定的……”秦來祥向海淀區紀委監委調查人員說。就這樣,在沒有經過公司領導班子集體討論,且其他班子成員均不知情的情況下,他擅自決定在宋文麗未參與任何實際工作的情況下,由新興畜牧公司為其發放工資、繳納社保。2008年3月至2010年6月,新興畜牧公司共計為宋文麗繳納社保近1.5萬元(其中個人應繳部分3273.32元,集體應繳部分11696.26元)。

  后來,秦來祥考慮到自己的妻子長期在自己管理的公司“吃空餉”傳出去影響不好,于是想到了“大哥”……

  一聲“大哥”好辦事

  “大哥,您給您弟妹安排個工作,不用去坐班的那種,行嗎?弟妹需要在家照顧孩子,不能實際工作。”秦來祥找到時任金海源公司黨支部書記、經理的沈志剛。

  考慮到都是在一起工作的“哥兒們”,平時在鎮里開會低頭不見抬頭見,為“不傷感情”,沈志剛便答應了。而后,沈志剛將宋文麗的身份證號碼等信息提供給公司會計,對會計說這是新聘任的業務員,每個月給她發2000元工資。

  沈志剛輕輕松松一句話,秦來祥如愿以償,宋文麗的工作問題就此解決。2010年7月,宋文麗順利“進入”金海源公司,繼續“不勞而獲”。直至2012年2月,沈志剛調任青遠公司黨支部書記、經理之前,金海源公司共向宋文麗發放工資、為其繳納社保共計5.5萬余元。

  2014年5月,秦來祥再次找到已轉任青遠公司黨支部書記、經理的沈志剛,希望將宋文麗的社保關系轉到青遠公司。沈志剛明知宋文麗不實際到崗工作,仍擅自決定由青遠公司為其每月發放5000元工資并為其繳納社保。

  辦案人員說,沈志剛真可謂秦來祥的“好大哥”,走到哪兒幫到哪兒。從2014年5月至2016年沈志剛退休時,青遠公司共向宋文麗發放工資、繳納社保共計18.53萬余元。

  礙于情面延續前任做法

  經調查發現,2012年2月,根據某鎮黨委作出的決定,金海源公司整體并入昊永公司,包括人事、業務、資產、工資關系等一并并入。

  金海源公司和昊永公司整合完畢后,昊永公司黨支部書記于懷東了解到從金海源公司并進來的員工宋文麗一直不上班,但金海源公司卻一直給其發放工資、繳納社保。

  “這是怎么回事?”心存疑惑的于懷東向沈志剛了解情況。得知宋文麗是秦來祥的妻子,于懷東竟沒有再多過問此事。

  對此,于懷東解釋道:“我和秦來祥在新興畜牧公司共事多年,覺得不便插手秦來祥家里的事情。”

  因此,他明知宋文麗未實際參加工作,仍延續前任的做法,同意公司繼續按原標準向宋文麗發放工資、為其繳納社保。

  這可倒好,“同事關系”竟成了這些集體企業一把手擅自用集體資財“賣好”的理由。直至2014年4月因鎮政府統一規范勞動合同,宋文麗的工資社保關系才轉出昊永公司。至此,昊永公司已向宋文麗發放工資、為其繳納社保共計6.47萬余元。

  2016年9月沈志剛從青遠公司退休后,韓建國接任青遠公司黨支部書記。

  2017年春節前,青遠公司召開年終會議,會上提出需要給宋文麗支付2016年工資事宜,韓建國就此了解到宋文麗的情況。

  “我知道宋文麗是秦來祥的妻子后,也就猜到了宋文麗是怎么來到我們公司的。但當時考慮到這是我們公司前任書記沈志剛定的,礙于情面,就同意了按照原政策為其發放工資、繳納社保。”

  明知宋文麗未實際參加工作,韓建國卻與于懷東一樣,選擇延續前任的做法,讓公司繼續按原標準為宋文麗發放工資、繳納社保,至2017年9月海淀區紀委監委介入調查時,已共計發放8.36萬元。

  “于懷東不愿‘節外生枝’,韓建國‘礙于情面’,面對違規行為,都做起了‘順水人情’,致使國家造成損失,給社會造成不良影響。”海淀區紀委監委辦案人員說。

  經海淀區紀委監委的批評教育,秦來祥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積極配合組織審查工作,并主動將宋文麗侵占集體利益所得40.37萬余元退回給上述公司。鑒于此,今年年初,海淀區紀委給予秦來祥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沈志剛、于懷東、韓建國等人也受到相應懲處,其中沈志剛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于懷東、韓建國均受到黨內警告處分。(中國紀檢監察報通訊員 張永久 黃創新)

  新《條例》紅線

  第八章 第八十七條 縱容、默許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親屬、身邊工作人員和其他特定關系人利用黨員干部本人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謀取私利,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黨員干部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親屬和其他特定關系人不實際工作而獲取薪酬或者雖實際工作但領取明顯超出同職級標準薪酬,黨員干部知情未予糾正的,依照前款規定處理。

  點評:堅決鏟除以權謀私的土壤

  上述案例中,秦來祥利用本人職權和自身在職務上的影響為配偶謀取私利,一而再、再而三地為配偶創造“吃空餉”的機會,通過隱蔽的手段導致公共財政資金的流失,不僅是蓄意貪占財政資金的腐敗行為,更破壞了社會公正原則,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形象。

  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給“不實際工作而獲取薪酬”者劃出了“紅線”,重申了對黨員干部縱容親屬類似行為的處分規定,并將類似行為的監管范圍從黨員干部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親屬擴展到了其他特定關系人,不僅密織了監督網,更切斷了類似問題背后的利益輸送鏈條。

  從各地查處的情況來看,“吃空餉”現象有很多表現,如長期曠工但工資照領的“曠工餉”,長期請假卻依然拿錢的“病假餉”,偽造人員虛報多領的“冒名餉”,瞞報去世繼續代領的“死人餉”,一人領取兩份以上工資的“多頭餉”,未按規定核減或核銷待遇的“違紀違法犯罪人員餉”,權力安插進編領錢的“掛名餉”……這些“吃空餉”現象,將少數黨員干部挖空心思貪占公家便宜的心態暴露無遺。無論哪種形式,歸根結底都是“以公幣入私囊,把公權當私器”。

  “吃空餉”只是利用黨員干部本人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謀取私利的表象之一。無論何種形式、何種表象,以權謀私行為都折射出少數黨員干部結黨營私、損公肥私、一心為私的利己主義,以及律己不嚴、治家不嚴、把關不嚴的官僚作風。這種行為,不僅嚴重挫傷兢兢業業干事創業的人的積極性,還具有極強的腐蝕力,給“庸政”“懶政”“怠政”留下極大的發酵空間。

  防止和杜絕以權謀私現象發生,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必須堵住制度漏洞,堅持制度設計不留暗門,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防止和杜絕以權謀私現象發生,必須按照規定及時公開有關信息,把監督管理責任落實到每個環節、每個人,加大監督檢查力度,豐富監督形式,暢通群眾舉報渠道,讓黨員干部在監督和約束下工作。

  防止和杜絕以權謀私現象發生,必須牢牢卡住“特權”的脖子,執行紀律不開天窗。要深入貫徹落實《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堅持“無禁區”“零容忍”,做到誰打招呼就追究誰的責任、誰踩“紅線”就嚴肅處理誰,真正讓干實事的得實惠,讓不干事的無路走,讓玩弄權力、暗度陳倉者碰得頭破血流,營造陽光透明、風清氣正的環境,讓廣大干部群眾心順氣順、激情滿懷地干事業。(肖韻竹 作者系北京市海淀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

疯狂之七APP 天龙八部刷反贼赚钱吗 什么快递赚钱快 赚钱行业的销售 09打直播赚钱吗 花呗付款可以赚钱 支付宝怎么赚钱进微信 在深圳做点什么副业赚钱 捐赚钱 万能wifi钥匙如何赚钱 赚钱app钱兔安全吗 给别人做贷款怎么赚钱 猫盘挖矿机可以赚钱 广州那个企业赚钱 纹绣还是美甲赚钱 哪些证书可以靠挂赚钱 友邦保险代理人赚钱吗